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山东白癜风主要危害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17:11:35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山东白癜风主要危害,武汉白癜风权威医院,太谷白癜风医院,河北白癜风主要病因,德阳白癜风医院,北京专看白癜风医院哪家好,海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

冯潇霆

  来源:丰臻 赛点

  十二强赛已经结束了,但十二强赛的故事不该结束。作为队里唯一踢满10场比赛每1分钟的球员,冯潇霆无疑对十二强赛最有发言权。9月8日,在广州,南都记者对冯潇霆进行了一次专访,他从切身角度回忆起这10场比赛的跌宕起伏,我们有机会从一个侧面看到一支更清晰的国足。

  最后一场战胜了卡塔尔但仍出局,赛后冯潇霆哭了。

  1

  南都:第一场在首尔打韩国队,跟之前经历过的所有比赛有什么不同?

  冯潇霆:新鲜感。一半是期待,一半是担心,毕竟对手是韩国队,还是在客场。

  南都:高洪波当时对外一直说中国队是最弱的球队,对你们也这么说?

  冯潇霆:可以这么说,确实很幸运才晋级,而且这个小组里,只有我们这么多年没打过十强赛或者十二强赛。高指导的意思是我们得放低姿态,去拼对手。这个定位没有问题。队里大家心态也很统一,都是第一次经历,肯定得先把防守做好。打五后卫也起到了效果,头两场打韩国和伊朗,亚洲第一第二的球队,我们防守还可以,尤其打伊朗时。

  南都:打韩国虽然输球,但舆论和球迷变乐观了,队员呢?

  冯潇霆:我们想象中的十二强赛不是这样的,想象中可能会打得更糟糕一些。打完韩国和伊朗,感觉有机会冲一冲。

  2

  南都:明明呈上升势头,为什么到了打叙利亚就完全不一样了?

  冯潇霆:我感觉是突然压力太大。打完两场,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似乎有戏。从媒体到身边的朋友,就说我们必须赢,而且肯定赢。其实十二强赛里谁肯定能赢谁?中国队更没有说肯定能赢谁。

  南都:所以球员也受了影响?

  冯潇霆:不只是球员。足协领导都说这场球我们肯定能赢。我们没踢过叙利亚啊,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这种比赛里是什么水平,有点先入为主了。从我自身感觉,那场球赛前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  南都:顾超的失误,让高洪波的用人和派兵布阵成为众矢之的。

  冯潇霆:跟前两场相比,那场球我们也没换阵型,打法跟之前是一样的。我觉得还是球员自己没发挥出来。

  南都:为什么就发挥不出来呢?

  冯潇霆:打韩国和伊朗,没太大包袱。轮到打叙利亚,大家在场上不太会处理那种压力。

  3

  南都:输给叙利亚后马上要打乌兹别克斯坦,突然就从乐观变得悲观了?

  冯潇霆:打叙利亚输了,刚起来的信心一下子就下去了。打乌兹别克时,外界舆论环境倒没有影响我们,是整个球队内部的气氛不好了。我们3场就拿了1分,跟原定计划不一样,球员心里有些动摇。

  南都:高洪波是怎么调整球队的?能感觉到舆论给他带来的压力吗?

  冯潇霆:高指导对我们很了解,知道我们队员情绪已经不太对。我能感受到他的压力,他不会轻易让球员看到他的负面情绪,但因为我是队长,他跟我沟通得比较多。他说十二强赛我们可能需要交一些学费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打乌兹别克那场还是太想赢,觉得再不赢就不行了。但也没打好。

  南都:打乌兹别克之前,有没有得到风声说高洪波可能“下课”?

  冯潇霆:没有,完全不知道。比完赛在更衣室他也没说,他先在发布会上说了辞职,回到更衣室才跟我们说。当时太沮丧了,一来比赛输了,二来球员对高指导是有个人感情的。

  请辞以后的高洪波。

  南都:对高洪波的遭遇有没有一种同情的心理?

  冯潇霆:不是同情,是内疚。比赛没打好本是球员的问题。教练只是布置,球员是发挥。每个人心里都有杆秤,球员自己过后也会反省的。

  南都:输给乌兹别克后绝望了吗?

  冯潇霆:谈不上“绝望”两个字,但确实没那么有信心了。

  4

  南都:得知里皮接手的消息,作为恒大球员,你们跟其他球员感受应该不一样?

  冯潇霆:他带过我们,我们也了解他,很亲切。我们知道在世界大牌教练里,他是对中国足球最了解的一个。当时在昆明,其他队的球员不太了解里皮,我们私下会有一些交流,聊聊他的训练方法。

  南都:都觉得主场打卡塔尔这场球虽然平了,但它是技战术层面踢得最好一场。球员是怎么认为的?

  冯潇霆:里皮在更衣室里说,我们发挥出了70%到80%的能力。他刚过来没几天,其实技战术上没有什么大变化,他主要是调整每个人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,每天就说我们是亚洲最好。说多了,心理上好像真的有点用。你在做拉伸的时候他都会走过来跟你唠两句,说怎么样,没问题吧,你们就是最好的,卡塔尔这场球必须拿下来。

  南都:没能赢下卡塔尔,是不是真的就不再去想世界杯了?

  冯潇霆:其实从第一场开始就没有想到底能不能出线,就是一场场打,到主场打卡塔尔,打之前、打完了,也没有想最终的结果。5轮拿两分,从有希望到机会渺茫,球员心态也不一样,有些球员以后还有机会打,像我们这种老队员可能就这么一次机会了,你不可能放弃的,只是说信心不够充足了。

  5

  南都:在长沙打韩国时,理论上的出线希望还存在,那场球还是举国关注。

  冯潇霆:打韩国那场太有故事了。那场球是必须得赢,如果输了,那就零希望。我们一直做的事情就是延续希望,谁也不想彻底绝望。当时是个非常时期。作为国家队球员,那种荣誉感和责任心是非常强烈的。就是不能输,绝对不能输,当时是这种心态。只要能赢韩国,接下来的比赛无所谓。

  南都:赢了韩国后你又哭了。

  冯潇霆:踢了十多年国家队,这么多年所有的情绪夹杂在一起。我们之前跟韩国队踢东亚四强赛,赢了他们,又说他们上的不是主力,又说是他们踢假球,然后说他们欧洲球员一回来,我们还是得输。赢了心里确实爽,就是疯了的那种开心,当时现场还有那种爱国情绪的渲染。

  这是十二强赛上的经典一幕。

  南都:里皮来后两场球拿了4分,又重新恢复了信心?

  冯潇霆:可以这么说。但打伊朗确实是没办法,又是客场。他们主场都没输过球。

  6

  南都:前7场比赛像坐过山车一样。客场输给伊朗后,意味着出线形势还是不好。

  冯潇霆:输给伊朗,情绪上倒没有什么起伏。赛后大家聊天,也说尽力了,但真是打不过。主场还有点戏,客场真打不过。这场就输了一个,以前国家队在德黑兰都输两三个。能接受。跟姜至鹏那个失误没关系,对方上半场都10个机会了。整体能力是有差距的。

  南都:客场打叙利亚,落后的情况下,能在客场连追两个球大家已经很惊讶了。

  冯潇霆:逆转不是突发的。我们下半场一直占据主动,情况到了最差的地步,肯定得拼尽全力了,每个人在不留余地地牵扯,做无球跑动,这个比赛就跟之前不一样了。那场球我们的精神层面特别好。

  南都:叙利亚后来完全没有机会,就那么一个定位球进球了。从你赛后接受采访时说的话,听得出来你很失望。

  冯潇霆:对结果是有点憋屈。

  南都:中国队缺乏这种比赛的经验?

  冯潇霆:我们反超之后,大家还是有进取心的,但回头想想可以稍微聪明一点。你看对方他们领先之后怎么做的,他们上半场就开始拖延时间了。我们是不是在补时阶段每个人都聪明地耗一下时间?稍微把节奏放慢一点,节奏一缓,比赛基本上就结束了。对方当时已经攻不进来了。不过这个东西你又不能批评什么,因为延误时间耽误比赛是不提倡的,可是具体到某个情境里,我觉得是需要被理解的,应该学会随机应变。

  南都:中国队好像一直都不擅长这个。

  冯潇霆:平时比赛大家又想要结果,又想要过程,问题是十二强赛中国队很难做到这一点。从我作为一个后卫的角度来说,最终决定足球好与坏的,就是成绩,这是世界杯预选赛啊,打得不管多难看,我们要的是比分,我们根本不需要过程。再难看,再烂,又怎么样。

  憾平叙利亚后的冯潇霆。

  7

  南都:打乌兹别克斯坦拿到点球,没见你那么激动过。

  冯潇霆:一个是我拿到点球我兴奋,一个是那时候80分钟了。真急死我了,我从50分钟开始看表,70分钟之后就不看了。快80分钟了有个角球,本来没安排我上,但我坚持要上去。我身上已经拿了张黄牌,按照我们恒大的规矩,已经拿了黄牌的人,角球的时候就不要留在后场了,怕留在后面给人打反击,战术犯规容易再吃牌就下去了。我说我不回了。

  南都:那个点球后来有点争议,你怎么想的?

  冯潇霆:第二次传中的时候,我后插上,往天上一看,有戏啊,那时候可能是真思考人生了。首先看守门员在哪儿,有点远,然后该怎么处理,停的话该往哪儿停。因为联赛里有个李学鹏给我传的球,停大了,没打进。担心,脑子里一瞬间好像想了很多事。我这回没停大,是停小了,就在眼前,这时候伊斯梅洛夫刚好在这儿,他来抢,用腿踢到我身上了,我顿了一下,我感觉这个球,要射门不一定能进,那就倒吧。那就点球了。

  南都:进球后还有差不多10分钟,中国队全线退防,其实大家都怕重蹈打叙利亚的覆辙。

  冯潇霆:你说合理利用规则也好,有了打叙利亚的经验教训也好,我感觉必须要那么去做。进完球之后我就跟武磊肖智郜林他们仨说,能耽误就耽误。我倒地了,我一定就慢慢起来。有回任航倒地了,大航这人性格比较直,他倒地之后,躺了没半秒就起来,我着急我骂他,我说你干嘛啊,他说他忘了。

  8

  南都:赢了乌兹别克,微弱的希望还在维持。

  冯潇霆:其实每一场比赛都是在续命,续到最后,没觉得希望更大。最后一场打卡塔尔难度一点儿不小,不比前面任何一场小。必须得赢,还得要净胜球,但人家卡塔尔很放松,你看在场上,卡塔尔机会太多了,反击的时候经常以多打少。

  南都:中国队历史上很少有那种破釜沉舟的时刻。

  冯潇霆:没办法,0比1落后,球员在场上就是爱谁谁了,要么就是能扳回来,要么就得大比分输球。智哥这个红牌很关键,那球要丢了,就基本输掉了。后来已经没那么多战术上的东西了。最后10个人逆转2比1了,但还是拿球再回来,想争取多进一个,真想再打一个。那场球就是无氧,来回无氧。

  南都:当时你们在场上知道其他场次结果吗?

  冯潇霆:一直不知道,只知道我们要拿净胜球。是哨子响了,我们再问其他场次比分多少,看到教练席上有人做手势说韩国和伊朗已经0比0结束了,一下子就难受了。

  南都:赢韩国后你哭了,国足出局后你又哭了。

  冯潇霆:以前打不上十强赛,也失落,但这两种失落感不一样。我不想哭的,在混采区的时候,记者问了个问题,问从四十强赛到十二强赛的感受,我一想这个过程就忍不住了。想到这有可能是最后一次,85一代有谁能保证坚持到四年后。想到这个也难受,在电梯里咣咣哭,但上车前忍住了,总不能让队友看到这样子。

  这一幕冯潇霆不想队友看见,但全国球迷都看见了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江西白癜风的危害